首页 > 财经 > 正文

“寻找米亚”刷爆朋友圈 五宝无界叙事开启治愈之旅
发布时间:2018-10-23 17:04:36   来源:   

 

一部比电影还要好看的图像小说

一个具有极致视觉体验的展览

探访回忆与爱的治愈之旅

拥有对抗残酷生存法则的反叛精神

1

在刚过去不久的十一假期,北京的许多年轻人一反常态:没有回家、没有外出游玩,甚至还有许多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一同前往西城区的一个老胡同。

幽窄而狭长的胡同一反空落落的常态,已不见原本年长的居民,而是挤满了翘首企盼的年轻人,甚至队伍排出40多米,甚至引来了保安的频频围观,还以为是偶像组合在这里拍戏。

原来,这里举办了一个展览。

有一个人,将这个老旧的胡同里中一座破落不堪的老房子,改造成了现实中的童话。

据不完全统计,短短五天时间,就有4000多人流量,要知道即便是首都博物馆开展,也不过区区二三百人流量而已。

2

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展览呢?为何会有如此大的魅力呢?

沿着人群走进展览所在的院落,第一印象就是梦幻。

一座大大的粉色房子在阳光下闪着梦幻的颜色,踏上斜坡,走入其中,你将发现这似是一片虚无之境,明灭的镜子让你分不清现实与虚幻。

当人们经过这个空间时,会看到自己和他人的一系列反射影像出现在镜面中,镜面上实时反映着其他人的动作、形态,你以为某个人在你身边,可能他在远方。

在这里,每个人都成为展览的一部分,正如那句诗一般,你站在展览中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另一边看你。粉色装饰了你的眸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这个粉色的世界,由亚克力和纱布制成,不同于一般的功能型建筑,而是一个梦幻的创意空间,这座玻璃一样的粉色房子,随着人们的光影和吹过的风,不同的光线,变幻出无数种样子。

这些明明灭灭的光和影,有一种虚实之间的迷离与逃避,一种无处不在,弥漫日常的梦境之感。

沉浸式展览,交互式体验。观者就像置身于一个剧场中的某一幕戏剧一样,在参观别人的同时,自己又是别人眼中的剧情本身。就像英格玛·伯格曼《假面》中的平行空间和矛盾的自我一样,最终都以戏剧化的场景和冲突消解了困惑和矛盾。

“it’s intimate, it’s inspirational, It’s casual, it’s fun, and it goes on until late.”

它很私密,它赋予灵感,它轻松随意,它充满乐趣,每个人走进来都是其中的风景!

3

这个高逼格的展览,是由人气漫画作者五宝亲手策划并建成。

五宝因作品《亲爱的L》备受粉丝推崇,但实际上她却是一个建筑师,而且还是一个超级学霸。

她毕业于清华建筑系本科,哈佛建筑系研究所,现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建筑系,她的创作关注人性,笔调深邃,此次的展览,是她受北京设计周邀约创作的空间作品。

(五宝本人发出的微博)

这个展览名为《FINDING MIA 寻找米亚》,它的灵感来自五宝的漫画作品《MIA》,在此次的展览中,五宝将漫画故事中的「无有城」艺术化地搬到了现实中。

4

而它的灵感之源——《MIA》这部作品,其中的画面也有着动人心魄的梦幻与瑰丽。

同时,这也是由出版《海贼王》、《龙珠》的日本集英社,力捧的中国原创彩色漫画, 它更是中国原创漫画首次登陆日本主文化平台的里程碑。

5

这是一个图像无孔不入的时代,而《MIA》比起一般的漫画,它更像一部图像小说。人们进入了“读图模式”,能耐心看文字的人越来越少了,大家的注意力被电视、电影和充满图片的文章所吸引。针对“读图”逐步侵吞“读书”领地这一境况,美国著名文学批评家J·希利斯·米勒(J.Hillis Miller)认为,在抽象、间接的文字文本与直观、形象的影像之间,追求感官刺激的现代人自然会选择后者。正因如此,图像小说应运而生,图像与文字、通俗性与严肃性达到了完美的平衡。

一方面,艺术家开始利用漫画这一流行艺术形式表达深邃的内涵;另一方面,将漫画从儿童的专属,扩展到成年人的世界,在图像的静默里,深刻依旧凸显。这是传统小说和漫画都不具备的优势。

在五宝创作的世界中,她经常有意识地打破传统的单一时间顺序,追求一种空间化的叙事结构,在时空中进行想象力的任意穿梭。

大到一个场景,小到角色仅出现过一次的房间,都在五宝画面中有着属于自己的信息;而《MIA》中,从黑楼、工厂、天文台、再到月亮墓地的时空交叉和时空并置的叙述方法,则为这个故事构筑了经得起推敲的宏大世界观。

她对碎片信息和文学隐喻、画面细节巧妙地运用,也让人深感这可怕阴冷的城市是曾经发生过故事、有过历史的真实世界,也让人不禁猜想人们储存旧物时是否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而作家五宝像一把锋利的手术刀,沉默而坚定地划开这些回忆。

《MIA》的故事背景是在五宝描绘的虚构世界「无有城」,这座城市的一切都看起来与今天我们所居住的城市别无他样,但为了适应更高效的工作与生活, 「无有城」的居民们把自己生活中的非必要物品存存放进了一座大大的仓库——城市的废旧工厂。

孩子们,也都穿上灰色制服,学习着“ 对未来有用” 的“人生真理”。

但人们没想到,那些旧物里保存着的也是自己对过去的回忆以及那些平时看不见的情感,这些东西吸引来了“乌鸦”,它们吃掉了这些旧物中的回忆,最后“乌鸦”变成了无有城的统治者。

为了机器能更快地生产,计划更高效地执行,人们选择忘记过去,埋葬和亲人、朋友度过的时光。

新的工厂在生活的废墟上拔地而起,人们成为了城市的一部分,在乌鸦的监视与统治下,供养着巨怪的一呼一吸。

6

参加北京设计周的初心则是因为它的主题「暖城」刚好暗合了作品《MIA》中讨论的社会问题。

于是五宝把这图像中的梦幻,和一个虚拟的城市概念,以实体的形态,艺术化地投射到真实世界当中。

这座粉色的尖顶建筑,暗喻的就是故事中藏在地下最深处的房间,这个房间里有尚未被乌鸦吃掉人们的回忆,它象征着城市的希望和人们普遍在精神层面的理想,五宝将之称为不可抵达之地

这个展览从创意到体验,既拥有建筑的严谨性,又拥有漫画的奇幻感;对“故事”的隐喻,给人无限遐想;而它如梦幻般的视觉效果和现场体验,最能让人沉浸其中。

大概只有学霸才有这样的浪漫了吧。

7

五宝选择白塔寺,因为白塔寺身为北京的知名景点,虽然它还在,但是它周围的一切却面临着现代化的挑战。

随着北京的快速发展,白塔寺周边地区渐渐只剩下大量危旧的平房,既有一辈子住在那里的老北京,也有大杂院里的务工人员和一街之隔的金融界白领。周边各种生活形态虽鲜活丰富却也差异巨大,人员的频繁流动也使得人和人之间的亲近感逐渐丧失,老北京的熟人社会正在瓦解。

这里的 “老北京”在城市新成员和游客眼中逐渐成为只属于历史的冰冷符号,人们儿时熟悉的胡同四合院也成为了现代城市中被遗留下的历史回忆。

这和《MIA》中的无有城实在有着太多的相似。

回忆是一个人最闪亮的一部分,因为人是由过去经历的一切而组成的,而那些过往才决定了你我的不同。无有城不是真实存在的,但又不完全脱离现实,在那个异度城市中,我们仍然可以看到北上广的影子。

我们追求效率的极大化,断舍离掉一切冗余的东西,别说充满儿时回忆的照片和玩具,就连去年买的衣服,都因为配不上今年更好的自己而丢弃。在这里,城市越来越大,楼市翻倍攀升,时钟上满发条,人们永远被时间裹挟向前。

并不是因为没有人住在那附近,而是它变成了一个无用的空间,这个无用不是因为它不能盛放东西了,而是因为它原本作为一个住宅的基本功能消失了。

五宝自己是北京人,她经历了大杂院混居生活的热闹和烟火气,又眼睁睁地看着它只剩下一个空壳,周围住的人互相之间没有社交联系了,就算有也只是迫于无奈。

当建筑物失去其功能的属性时,它已经被空置、被废弃。留下了一个自我的外壳,就像无有城里死掉的城市;五宝做展览的初心,正是希望用自己的专业,通过空间展览让人们感知到记忆的不可取代和人与人之间相互依存的重要。

她没有把传统意义的搬“胡同元素”平铺直用,而是用空间叙事的形态,让来到这里的人们自发地参与进来。这些变幻如梦的布景不仅激发了人们的创作欲,更让人们有意愿在这超现实的体验中松弛下来,以一个更有创造力的视角去看待我们今天生活的,有着深厚历史的北京,这一刻,它终于不再仅有人们脑海中「冰冷大城市」的刻板印象。

微博上的网友普遍感叹,来到这里获得了一些重要的启示:用不断地创造美好的事物去抵御庸碌世界的黑暗法则,在功利主义的浮世绘里,对真实和自我保有探寻和渴望的心。展览中的许多人也表示,一刹那仿佛现实生活的艰难也可以不是全部,每个人都有机会以新的视角去看待自己的生活。

一座城市在许多程度上是由它的居民决定的,它的色彩、它的道路、它的设施、它的仪式。在《MIA》中的无有城里,人们追逐盲目的增长,丢失了回忆,也忘记了自己的故事。

展览名叫「FINDING MIA 寻找米亚 无界叙事」,来到这个展览中的人,或许并不一定要找到米亚,但都收获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宝贵经历。

这个展览打破了人、时间、空间、符号、次元壁和沟通的边界,虽然它好似在讲述属于过去、属于记忆的故事,但又激发着参与者,置身于空间之中去考虑物我关系,在变换的光影里体会时间一点点流逝,也用它绮丽的美启发人们在其中留下自己的影像,表达出自己的情感和创造。

这座粉色的房子代表着我们内心的不妥协,更是作者的坚持与理想,每一个参与其中的人皆变成了这梦幻中的故事,在其中实现了生活那些缺少的东西。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BonusCloud:零边际成本社会的诞生,即将见证
下一篇:返回列表